手机电脑同步阅读【笔趣阁 WWW.biqune.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二章

    人对越是不了解的领域就越是盲目乐观、自信过剩,萧云很快发现自己也踩进了这个盲区——当他挖好地基,准备进入下一流程时,他才发现……想挖河底的稀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秋季河流水面浅、流水速缓,可那特嘛毕竟是河,一条在秋季水浅时节河面也有二十米宽的河。

    站在河岸边,拎着自制的挑担,茫然地对着水面发了几分钟的呆,意识到自己还是太过天真的萧云脑中唱响一首歌:秋风那个吹,秋水那个流……

    僵硬地扭转头看向牛角,萧云尽量让自己的面孔别太扭曲:“嗯……我们需要大量稀泥,被水泡过的稀泥,这周围有没有什么干枯的水塘、或者是比较浅的沼泽之类的?”

    牛角认真地想了想,点点头,然后带着萧云往部落正南面走了大约一钟头,便见荒草萋萋之中,出现不规则分布的沼泽水泊……

    牛角的大爪子再度伸出按住萧云的肩膀,严肃地:“你不能过去。”

    萧云转头就走,尼玛从这么远的地方挑稀泥灌地基,还不如自己挖土自己和呢!

    浪费了点时间,盖房大业再度从自力更生开始,依然是在河岸边造泥砖的附近开工挖土,一桶桶的拎水和泥、拌入草杆芦苇杆……

    忙了一天,也就大概搞好了长条形泥砖房的地基,次日萧云检查了下地基的硬度,觉得应该等其干透了才动工为善,便继续拖着牛角造砖——考虑到取稀泥的挫折,他不能指望在草原上找到薄石板来代替水泥板,那么在屋内盘火炕这个大工程上他就得提前准备好较宽的泥砖来代替水泥板的作用。

    盖房的泥砖萧云制作的是长度比手肘略短、巴掌宽、拳头厚的大小,用来搭火炕炕面的泥砖就不能是这个规格,再度用他那初中生水平的数字知识写写画画了半天后,考虑到泥砖的硬度和承重能力,新的泥砖模子萧云没加长度方面,只在宽度和厚度上各增加了三分之一左右。

    作为南方人的萧云是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火炕的,但是现代社会有个神奇的手机APP叫做抖音,无聊时的萧云不但在抖音上看过卡车司机侃大山、黄河上的船员捕鱼,还见过东北的泥瓦匠师傅直播盘火炕……这种多余的无聊知识在现代社会拿来当谈资都不够格,在这个万恶的异界作用就大了。

    新一批的泥砖成型风干,地基也干透了,可以动工盖房了,萧云也得开始头疼土水泥的问题了。

    澳洲小哥的视频中,这个玩儿硬核手工的网红是用蜗牛壳加黏土混合来代替土水泥的,但是草原不是丛林,萧云没地儿找那么多蜗牛壳去,那么他依然只能在现有的材料上想办法,这次,萧云必须要去取用部落南面沼泽里的淤泥了。

    说服牛角是绝逼不可能的,说服族长就很简单,萧云找到族长提了一句泥砖房需要从沼泽中取足够细腻的淤泥当泥砖粘着剂,族长马上从放牧的族人中挑了两个、和牛角一块儿归萧云使唤。

    领着三名成年族人、各挑一副手工挑担来到部落南面沼泽的边缘,萧云专找那种水位退下去的地方挖刨了半天,选中一处淤泥特别细腻、手都抓不住的地方,让族人把淤泥挑回部落。

    雪狼人的劳动能力不必说,萧云走了两个来回、大约估算起码有二十里地的路程雪狼人迈开腿半小时就能跑一趟,为了不让淤泥浪费在路上,萧云不得不加深手工挑担的深度……做手推车就别想了,萧云没那个手工搞出车轮的技术。

    沼泽淤泥混黄黏土再混进切成截的草杆芦苇杆,这样的粘着剂肯定是比不上水泥,但也好过于无——萧云也知道土制水泥离不开石灰,问题是他没地方找去,反正也没指望泥砖房能用多少年、也不需要太强的抗腐蚀性能,将就吧……

    垒墙,这个技术活是彻底指望不上牛角这个挖地基都挖不好的货的,这个时候,倒是族里的女性显示出了天赋——在草杆垂石块当做辅助线的帮助下,羊毛和族长拨给萧云的那两名成年雪狼人雌性都能垒出比较笔直的墙壁,她们在垒墙的过程中还察觉到了类似玩游戏的乐趣,非常地乐此不疲。

    萧云设计的这座泥砖房为长条形,长度十二米、宽度五米,考虑到在大雪天能让更多的族人取暖,屋内的火炕面积得占一半,生火的大灶在屋内,排烟的烟口开在屋外;砖块拼成的炕面不如一体成型的水泥板强度高寿命长,不过还是那句话,萧云反正也没指望这玩意儿能用多少年……

    两天的功夫,留出大门、排烟口、顶部透气窗和架梁斜面的四道墙完工,堪称辉煌(……无误)的人工造物引起族人不小的轰动,虽然萧云一再强调未干透之前别碰墙,还是有无数的族人趁着他不注意偷偷拿手指头捅泥砖墙……

    泥砖房还不能上梁,埋在豆芽坑里默默生长了五、六天的豆芽倒是可以吃了,当萧云揭开兽皮和芦苇盖子的时候,连族长都忍不住跑出来看热闹。

    有买菜经验的人都知道六~八厘米长度的豆芽是最嫩脆的,但萧云毕竟没有真发过豆芽经验不足,第一批发的豆芽长度都在十厘米往上,口感略嫌老……不过这不重要,在多日的野菜采集下部落附近的野菜大量减少,新发的豆芽可以补充野菜的需求缺口,对雪狼人而言这就足够了。

    从豆芽坑里起出百把斤的豆芽,族长跟萧云确认了五次他之前倒入坑内的只有小半袋黑豆,看他的眼神儿简直和看初恋情人一样,搞得萧云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倒不是说族长长得太丑,活不到老年的雪狼人在把自己身体祸祸玩儿蛋前都是青壮年期,忽略掉体臭和卫生问题的话,族长其实长得还行;问题的关键是,在原主的记忆中没有的情况下,萧云根本分辨不出雪狼人的雄雌……划到他手下的那俩成年雪狼人雌性要是捯饬干净了绝壁是大帅哥,要不是她们自己自报家门萧云肯定不知道她们是公是母。

    豆芽号称穷人伴侣,便宜的同时还怎么做都好吃,二十斤豆芽分四锅在煮过肉的汤里煮,加点盐,比野菜好吃的煮豆芽当天就获得了全体雪狼人的好评——当然煮豆芽里面还是加了野菜的,野菜里面萧云又强制要求加车前草和马齿苋,这俩都能防治痢疾腹泻,在只能要求雪狼人吃饭前洗干净手的卫生条件下,这俩不管老不老、好不好吃都得强制他们吃。

    吃了一顿豆芽,不用萧云劝说族长就主动提出再挖个豆芽坑,讨论了下豆芽的保存时间和每日消耗量(雪狼人注重晚餐,白天随便吃,萧云认为这是在草原上的漫长冬季中雪狼人发现不吃饱不容易对抗寒冷的夜晚形成的习惯),两人商量着在河岸边原来的豆芽坑旁边只增加一个、交替使用就行——日消耗二十~三十斤豆芽的情况下增加多了也没意义,豆芽泡多了吃不完只能浪费,草原上可没市集让你卖豆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狼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乐只为原作者爱吃辣鸡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辣鸡粉并收藏狼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