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脑同步阅读【笔趣阁 WWW.biqune.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嚓”的一声,打火机将火苗渡到蜡烛上,数字22摇曳的火舌成为房间唯一光源。

    四周所有隐匿进黑色里,仿佛不再重要,天地间就剩彼此。冯师延和尤晏的脸从黑暗中浮起,镀上一层朦胧橘光。

    冯师延说:“你还抽烟呢。”打火机不能上飞机,这只不同于路边量贩的款式,尤晏应该过来之后特别挑的。

    “偶尔。”

    但她从来没闻到过。

    尤晏说:“许愿吧。”

    冯师延说:“你还没给我唱生日歌。”

    尤晏:“……”

    尤晏清清嗓子,开始唱“祝你生日快乐”。

    一句歌词简简单单,低沉的嗓音赋予额外的温柔与性感,好似当真有一腔柔情蜜意。

    四句歌罢,冯师延说:“还有英文版。”

    尤晏念英文跟中文不同风格,单词咬音准确,连「th」的清辅音[θ]也听得一清二楚,语调缠绵婉转。

    “要不要再来个粤语版?”

    冯师延恍然,严格说来,粤语才是尤晏第一语言。

    她笑着点头,“嗯。”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祝你生辰快乐,年年都有今日,岁岁都今朝,恭喜你恭喜你。”

    南方过年大街小巷都会放粤语歌《财神到》,尤晏莫名像送财童子,整首歌愈发喜气欢快。

    冯师延乐得无法自持,只好以手掩嘴,“还有吗?”

    尤晏问:“你听得懂吗?”

    冯师延说:“我呆了八年,当然能听懂,只是不太会说,你可别想用粤语骂我。”

    尤晏无辜哼唧,“我什么时候骂过你。——最后一版,德语的,唱完就没了。”

    冯师延意外,“你还会德语?——噢,你妈妈在德国。”

    “也不全是因为这个。”

    尤晏没解释太多,开口唱起。

    德文版冯师延没听懂任何一个单词,但不妨碍她享受他的嗓音与曲调。

    这版听起来好像长一点,比通行版多一句半句,不知尤晏改词还是原来如此,祝福歌的变形宽松广泛,细究起来见怪不怪。

    冯师延十指相扣,握拳许愿,一口气吹熄蜡烛。

    蛋糕芒果夹心,松软可口,甜而不腻,吃得出用料优良。包装没有品牌名,大概出自私房烘焙师之手。

    她叉了一口沾奶油的芒果,嫌奶油不够多,又回去滚几下,直到变成雪球。

    一块入腹,甜品带来的满足感跟卡路里一样巨量,冯师延由衷夸他有眼光。

    尤晏自嘲一句,“也不看我家是做什么的。”

    也是,好歹食品行业巨擘。

    冯师延无声弯弯唇。

    尤晏又补充,“不过原料都得靠你们提供。”

    恭维意味太浓,冯师延的叉子不禁顿住。

    农学不受欢迎,前途渺茫,连高考生也嗤之以鼻,若不是分数凄凉,谁想学夕阳中的夕阳专业。

    冯师延当年分数还可以,报考农学班主任为她扼腕叹息,最通达的莫过于冯宏,冯师延选择农业,而非管理类专业,意味这跟他的物流业务无多大关系,不必担心瓜分家产的可能性。

    冯师延一时听不出他有多少真诚,淡笑道:“有时候觉得很神奇,就跟一样米养百样人一样,小麦这么简单的一种农作物,竟然做得出那么多口味的面食。”

    她突然刹车,放下叉碟,欠身扶了下腰。

    尤晏眼神一滞,“怎么了?”

    “上个洗手间。”冯师延抽过一片纸巾擦嘴,趿着拖鞋往浴室走。

    尤晏趁闲看手机,刚才好几次震动他没理会。解锁一看,幸好没看,都是路弘磊的“垃圾”消息。

    lonely:「不是吧兄弟,你竟然送女人鞋子?」

    yy:「怎么地,你嫉妒」

    lonely:「送女人鞋子会跟别人跑」

    yy:「……我得给你送条项链」

    lonely:「[呲牙]乖孩子,知道要孝敬我老人家了」

    yy:「你自挂东南枝」

    lonely:「……」

    冯师延开门出来,尤晏自然放下手机抬眼。

    “我来月经了。”

    她转身回卧室,拉开床边桌下层抽屉翻找,浑然不觉身后脚步声迫近。

    卫生巾只有几片日用的,冯师延暂时拿一片顶用。

    刚站起来,后背挨上一片胸膛,尤晏拥住她,将她双脚离地抱起来一下,又放回去。

    耳旁吹来舒一口气的气息声,毫不掩饰主人的放松。

    冯师延扭头笑,“这下放心了。”

    尤晏说:“真开心。”

    话一出口,才觉怪异。

    尤晏修正道:“我的意思是,很开心你没有出现意外。”

    冯师延忽然觉得辩解的他笨拙得可爱,情不自禁抬手摸一下他脸颊,欣喜和怜爱参半。

    “我要出去买卫生巾,夜用用完了。”

    尤晏莫名自己捏下颌,拇指悄悄划过她触碰过的地方,她的触抚似乎留下经久未散的感觉。

    “我去给你买,这么晚你别出去了。”

    冯师延犹疑,“你知道买什么样的吗?”

    “你把牌子发我微信上。”

    说话间回到客厅,尤晏去玄关换鞋,幽怨瞪冯师延一眼,“再不懂我就问,我说了,我没买过不代表我蠢。”

    ——他去买紧急避孕药也是这番台词。

    冯师延笑着,郑重而信任地说:“好。”

    走到门边,尤晏扶着门把手,忽然回头,眼含笑意与温情。

    “我突然想起来,你第一次找我搭话,就是问去哪里买卫生巾。”

    冯师延记忆混沌,“有吗?”

    尤晏控诉般,“大大的有。大清早吧,我一个人打篮球,你跑过来问我。”

    冯师延不太有印象,“噢……”

    “我当时刚、小学毕业吧,身边大部分女同学应该还没来,第一次有女生主动跟我提那三个字,对我这幼小的心灵,”他指尖戳戳对应部位,“冲击不小。”

    冯师延释然,“那应该真问过,确实像我的风格。——但你也懂卫生巾是什么,说明知识全面,对你不应该是冲击。”

    其中一部分事实无法辩驳,尤晏那会确实比同龄男生“博学”,而且学习途径正规。

    “我妈妈吃过意外怀孕的苦,”指指自己,他就是那个苦果,“虽然她跟我隔了千山万水,会经常托她姐妹寄一些书给我,或者打越洋电话,后来通讯发达,视频电话也有耳提面命效果。这一点上,你妈妈和我妈妈的想法相通。不过近几年没再谈论这个,她只教我到十八岁,觉得我可以独自承担责任,让我自己探索世界。”

    冯师延了然点头,“难怪……”

    “难怪什么?”

    冯师延说:“难怪你身上有种女性气质。”

    “哈?你再说一遍?”

    尤晏往回逼近几步,开什么玩笑,他可是拥有搓衣板腹肌的精神上的猛男。

    冯师延说:“我一直以为你妈妈远在德国,对你的教育鞭长莫及,没想到影响深刻。你是奶奶和妈妈养大的男孩,又有一个差不多同龄姐姐陪伴,身上有股温柔气质,比较懂尊重女性。”

    尤晏头一次给她直剌剌夸赞,瞬时飘飘然,忘记前头的猛男坚持。

    冯师延还在说:“因为我碰到过一些比较猥琐的男生,眼神、言语和举动都在侵犯你。所以我感觉得出不一样。”

    尤晏来气,“谁曾经对你毛手毛脚?”

    他只碰到两回,校运会和糖水店,想必他碰不着的时候更多。

    冯师延郑重其事,“你跟他们很不一样。”

    尤晏臭屁扯出一个笑,“我当然知道。”

    “我突然想到,可以让跑腿员买,你不用特地跑一趟。”

    冯师延说完回茶几拿手机。

    尤晏按住她手腕,“你当给我一个实习机会。”

    冯师延脱口而出,“也是,以后说不定要帮别人买。”

    空气凝滞,两人都愣怔片刻。

    尤晏松手,转身去开门,头也不回叮嘱,“买什么样的记得发给我。”

    步行十分钟就有一个大型超市,尤晏将近四十分钟没回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闪闪而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乐只为原作者钦点废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钦点废柴并收藏闪闪而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