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脑同步阅读【笔趣阁 WWW.biqune.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呜,小姐姐被拒绝了。”

    凑热闹的白汐惋惜的摇了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声:“这个臭弟弟学谁不好,非要学他大哥,冷死了。不知道女孩子要好好疼爱么,这么众目睽睽被拒绝会很伤心的好不好。”

    身旁戴眼镜的女生似感到了白汐的责怪,甜美的笑了笑:“小哥哥,你是不是在为我们校花打抱不平啊?”

    白汐点了点头。

    “哈哈,不用啦。我们校花很强大的!百毒不侵十八班武艺样样精通,妥妥的御姐,我们都特别特别的羡慕她!爱就要大胆得说出来,哪怕被拒绝被嘲笑也要不负韶华。”

    “噗——”

    莫名有点中二,但是……确实有道理。试问谁不喜欢自信又无畏的女孩子呢,去奋斗去争取,人生才能不留遗憾啊。

    呐喊助威的学生们渐渐散场,没有一个人对校花抱以同情的目光,反而清一色全是敬佩与仰慕。她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无论结局如何她已经赢了!

    白汐踏着斑驳的树影走向了大槐树下的贺澜宸,注视着蓝月灵远去的明艳背影,心疼的咂了咂嘴。

    贺澜宸也在注视着他。

    至始至终只注视着他。

    如那晚一般,这个人又再一次踏着光影飒飒如风的向他走来。

    恍惚中遥远的记忆隔着时间海破空而来,尤记得六岁时,他叼着狗尾巴草躺在大槐树上晒太阳,娇小的白汐突然闯进他的地盘,在花丛中逗蝴蝶,说要给它们跳舞。

    六岁的贺澜宸小孩子心性,画地意识非常强烈,却在看见那抹伴花纷飞的惊鸿身影后出奇的没有出声。

    稠丽美艳的他对谁都很好,对谁都会笑,哪怕是几只轻若浮云的蝴蝶。可是从小到大他的眼中从来只有大哥,他的笑他的情绪永远随大哥逐流。

    而现在……

    “臭弟弟发什么呆呢?这么美艳的小姐姐都能拒绝,你怕不是傻了吧?”

    白汐笑逐颜颜的站在他的面前,像揉小狗头一样的把他撸了一遍,“你这个酷盖难道有喜欢的人了?是机车?还是摩托啊?”

    贺澜宸无声的看着他,任由他揉,直到把头发弄乱才抓住了他的手:“你怎么来了?”

    “嗯……来看看你啊,我知道上回咱两…嗯嗯了嘛,所以我知道你心里有愧,所以才不回家的。”白汐悄无声息的将手抽了回来。

    贺澜宸勾了勾嘴角,他知道白汐说得是什么,但是他居然认为自己不回家是因为有愧?

    他贺澜宸做事,事过从来无悔!

    “咱俩什么?”

    贺澜宸痞笑着靠向了身后的机车,狼眸一寸一寸的掠过白汐的身体,乳白色的连帽卫衣下白得透粉的肌肤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像是白粉色的海,荡漾着柔柔清波。

    白汐在他的目光中笑得灿烂。

    看看看,想看随你看!

    好久不见万元小灯灯,甚是想念!

    贺澜宸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游走,从他鬼魅的笑脸滑过,聚焦在了白汐的脖颈上,纤长的侧脖颈上敷贴着一块单薄的纱布,其下萦绕的红晕若隐若现。

    他走过去伸手触摸,感受到手下白汐细细的颤抖,无意识的想要加重力道,可最终只是挑起了纱布的一角,视线漫过烙印着齿痕的肌肤、旋着粉晕的脖颈,以及已然绚上潮红的脸颊。

    好、好敏感。

    为什么会这么敏感。

    白汐颤颤巍巍的站在原地,肤白如雪樱唇桃面,紧抿着唇勉强扯着微笑。

    够了没有啊臭弟弟,光天化日的是要怎样。在这爽晕过去,你送我回家么?

    “痛吗?”贺澜宸问。

    痛,你说痛就痛咯。

    白汐轻轻的点了点头。

    贺澜宸灼灼桃花眸暗了暗,看了他一会儿,移开了手:“跟我来。”

    教室内空无一人,黑板上整齐排列着微积分方程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书香气,粉尘在阳光下起舞。

    白汐诧异的跟在贺澜宸身后,目光不时的扫过他头上的灯盏。一盏都没亮,闪都不闪一下,丝毫不给面子。

    进了班贺澜宸坐在了座位上,嘴角上扬中朝他勾了勾手指:“过来。”

    灯灯不亮,汐汐表示不是很想过去呢!

    见白汐纹丝不动,俊美无铸的少年眸中掠过一丝暗影:“怎么,不听话?”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今天掏空沙雕渣攻们了么[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乐只为原作者木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辉煌并收藏今天掏空沙雕渣攻们了么[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