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脑同步阅读【笔趣阁 WWW.biqune.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染宁做了一个梦,梦回十五岁那年的赏花宴。

    那日春色澹荡,日光皛皛,她随母亲赴了皇后的约,与一群贵妇、嫡女游园赏花。

    她不喜欢与嫡小姐们共处,于是一个人绕到了荷花池。

    荷花的花期一般在夏秋,可花匠愣是让满池荷花在春季竞相绽放。

    她觉得新奇,走到池中亭,静静观赏。

    一道琴声响起,她蓦然回头,发现另一座亭子里,太子齐蕴正在抚琴。

    他抚琴方式极为特别,以丝绸蒙住双眼,弹奏盲琴。

    沧溟之下,齐蕴一身白衣不染铅华,十指修长,游刃于琴弦间。

    她坐在鹅颈椅上,凭栏欣赏着。琴声止时,本想悄然离去,却不想,齐蕴开了口:“何人在此?”

    她不得不收回脚,转身面对他,敛衽一礼,“臣女参见太子殿下。”

    那时,她还未受封侯爵。

    齐蕴摘掉蒙眼睛的丝绸,淡淡看着她,“这次见到孤,怎么没有扭头就走?”

    她一愣,摸摸鼻尖,“殿下误会了,臣女没有见到殿下就躲。”

    齐蕴俊美的面庞浮现一抹深意,低头拨弄下琴弦,“你倒是诚实。”

    直接用了“躲”。

    周染宁没注意到自己的用词出卖了内心,还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臣女先告退?”

    齐蕴却问:“孤弹得如何?”

    “堪比师旷。”

    齐蕴长眸熠熠,“知道孤弹奏的是何曲子吗?”

    他弹的是《凤求凰》,可他的语气想在考她基本的乐理。人们都说东宫太子温润如玉,可在她的印象里,他总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的样子,还时不时出题考她。

    这么想考倒她吗?

    那她便顺了他的意,“臣女不知。”

    齐蕴蹙眉,“这琴曲如此直白,你听不出?”

    “臣女才疏学浅。”

    齐蕴淡笑了下,含着几分薄凉,她不是才疏学浅,而是不想花时间与他相处吧,“罢了,母后和将军夫人在牡丹园,快过去吧。”

    周染宁如释重负,福福身子,脚步轻快地奔向月亮门。

    齐蕴凝着她轻盈的身姿,眸光悠远,她至今不知,他们的每次偶遇,都非偶遇,而每次出题考她,也非本意,只是在无话找话,想跟她多相处一会儿。

    可终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他不是没有办法让她嫁入东宫,只是不想委屈她。

    梦境转接,来到他们最后一次碰面的中秋灯会。

    她先误会他是小偷,转而向他借银子,场面一度难收场。

    看她低垂着眼帘,齐蕴取出二两碎银,递到半空。

    她伸出莹白小手,呈捧碗状,小心翼翼地接着。

    齐蕴松手,碎银落在她掌心。

    她露出一抹笑,转身选了一盏小兔子花灯,提起来仔细观赏。

    齐蕴借着灯火,打量她的容颜,她不似小家碧玉相貌秀气,而是明艳大气,一双琉璃眸极为媚人,鼻尖挺翘,樱桃口,皮肤陶瓷般细腻,美如西子。

    君子实不该盯着人家姑娘看,齐蕴收回视线,与她道别。

    看她蹁跹背影没入人潮,心底那点不甘隐隐作祟,开口唤住了她,“周小姐!”

    听得声音,周染宁停下脚步,扭头时,长发垂在胸前,显得脸蛋巴掌大。

    齐蕴向她走来,腰间黄玉随步摇曳,宽袍洒然,俊逸如斯。

    周染宁黑眸中映出他的虚影,渐渐的,虚影无限放大,笼罩住她,她忽然睁开眼睛,呆滞地望着承尘。

    旧梦么?

    她缓缓扭头,看向身侧动来动去的男人,心中一惊,撑起身子,“殿下?”

    齐蕴头脑发胀,按揉着太阳穴,“打扰到你了?”

    还是齐小乖。

    周染宁觉得自己魔怔了,摇摇头,“我给你揉揉。”

    齐蕴躺平。

    周染宁坐起来,双手按在他头部的穴位上,力道不轻不重,齐蕴稍感轻松,慢慢闭上眼。

    直到他睡熟,周染宁才收回手,俯身在他额头落下一记浅吻。

    翌日一早,客房外传来搬运东西的声音,周染宁悠悠转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昨晚睡的少,这会儿有些赖床。

    身侧传来淡淡的沉香,她闭眼伸出手,搭在身侧之人的大腿上,莞尔笑道:“殿下睡得好吗?”

    身侧之人挪动下腿,没有吱声。

    周染宁没在意,用纤细的手指挠他的腿,冷清的女子被火点燃,也能燃出炙热的火花。

    身侧之人扣住她手腕,按在床板上。

    周染宁蹙眉睁开眼。

    齐蕴衣冠整齐,淡淡看着她,眼里有迷茫有审视,更多的是冷寒。

    周染宁唇边的笑渐渐凝固,周身的血液似冻住般,轻声唤道:“殿下?”

    说话时,唇瓣颤抖。

    齐蕴静静看着,声线清润,却带着疏离,“坐起来说话。”

    语调平缓,不容置喙。

    周染宁缓缓坐起身,被子随着动作滑落,露出雪白的寝衣,寝衣单薄,隐约可见里面的肚兜。

    齐蕴没眼看,别开头,“穿上衣裳。”

    周染宁木讷地拿起衣裳,三两下披上,却紧张地系不好衣带。

    齐蕴背对她,背影冷峻,明明只过了一晚,为何气质截然不同?

    周染宁胡乱系好带子,哑着嗓子道:“可以转过来了。”

    齐蕴从中听出一丝悲伤,心中不解,转过来看她,目光定在她眼尾的泪痣上,“你是何人?”

    周染宁的心冰冻三尺,颤着眼睫,不知要如何解释他们的关系,也不知此刻的齐蕴是否全然恢复,“殿下不记得我了?”

    齐蕴没接话。

    周染宁试着去握他的手,被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和离后我母仪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乐只为原作者怡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怡米并收藏和离后我母仪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