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脑同步阅读【笔趣阁 WWW.biqune.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馄饨这丫头片子跟何青凡跟久了,眼光也变得高起来了。

    她管人家林若安叫“酸黄齑、烂豆腐的秀才”,说:“那个橘子味儿的姑娘真没眼光。”

    何青凡冷笑道:“你有眼光你要嫁皇帝吗?”

    小馄饨不以为意:“嫁皇帝算什么?跟在仙姑身边当仙童才是最值得炫耀的,王侯将相都羡慕不来。”

    这话说了没两天,有一天中午何青凡抱着龙蛋坐在庭前赏牡丹花,小馄饨被何青凡打发出去给她买苏州小吃了,何青凡听着前面馆里的朗朗读书声昏昏欲睡。

    何青凡喜欢看书,但她不喜欢看正经书,学堂里学的都是些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正统的不能再正统,何青凡实在提不起兴趣,对何青凡来说,这类书只有一个作用——催眠,她听着听着就犯困。

    何青凡睡眠质量一直很好,只有师傅突然失踪的那两年她坐卧不安,经常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那种症状了,何青凡似乎已经从心底接受师傅不在的这个事实了。

    以前在皇宫里的时候,何青凡最喜欢躺在师傅身边睡觉,因为师傅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何青凡觉得有点像龙涎香,但又比龙涎香还要好闻一点点,何青凡不喜欢刨根问底,每个人都有隐秘以及不为人知的过去,尤其是师傅这种高人,何青凡怕她知道的太多了会被灭口,所以何青凡也不去深究师傅用的究竟是什么香料,只要好闻就好了,反正师傅就在那里,又丢不了,想闻的话她天天都能闻到。

    现在回想起来,何青凡可真是一语成谶,师傅并不是一直都在那里的,他消失了,不见了,从她的世界里离开了。

    何青凡有点伤感,这些年她找遍了所有制造香料的工坊或者香料的产地,可惜一无所获,师傅身上的味道就是属于他的独特味道,世界上没有一种香料可以与之媲美。

    何青凡也想过可能是她的滤镜问题,其实师傅身上的味道很普通,只是在自己看来,因为他的人而变得不普通了,变得神圣而不凡。

    但是,何青凡还是很怀念那种味道,在师傅身边,枕着他的大腿,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的香气,宫殿里的穿堂风带着夏日清凉的气息拂过,何青凡感觉自己仿佛躺在一朵荷花上,随着花瓣轻轻摇曳。

    每逢此时,何青凡就特别能感受到师傅对她的包容和疼爱,他从不打扰她的睡梦,何青凡一觉通常要睡几个时辰,等她醒来太阳已经落山了,师傅闭着眼,手肘支撑在几案上,头轻轻靠在上面,那幅场景真美妙啊,像幅画一样,何青凡不得不承认,师傅他老人家长得真好,难怪那些女人都想睡他呢?

    不过这样的美好持续不了多久,师傅头上好像长了马王爷的第三只眼,闭着眼睛对她说:“既然醒了就别装死了,快点起来,滚回你的公主府里去。”

    何青凡想念师傅的人,更想念他的大腿,何青凡已经好几百年没枕过别人的大腿睡觉了,说实话她不喜欢硬梆梆的枕头,她更喜欢师傅的大腿,不硌后脑勺,还香香的。

    何青凡伸个懒腰,打个呵欠,沐浴在童子们清脆的读书声中,阳光暖洋洋的,“水光潋滟晴方好”,真是个风和日丽春暖花开的好日子,很适合用来睡觉。

    何青凡决定不辜负天公的一番美意,隔着薄膜轻轻摩挲了一把真龙夫君嫩嫩的龙jiojio,下巴颏抵在一片鳞甲上,闭上眼刚想眯一会儿,忽然有个阴影遮住了何青凡头顶的阳光。

    真讨厌,是哪朵云这么没有眼力见儿?何青凡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发现面前竟然是橘子味儿小美眉。

    这些天她们一直相安无事,虽然小馄饨总找人家的麻烦,但这姑娘脑子缺根筋,根本不在意小馄饨的争风吃醋之举,只是在听见小馄饨叫她“橘子精”时才会有反应。

    她会用一双特别纯洁无辜的大眼睛盯着小馄饨,神情间特别严肃认真,一副虚心求教不耻下问的态度,很正经又很小心的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每当这时,小馄饨就骂人家疯子,然后带着一身鸡皮疙瘩跑掉,回来就跟何青凡说:“那姑娘不傻,我们都被她憨憨的表象给骗了,没想到她还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我的话反过来吓唬我。”

    何青凡没当回事,她们俩就像当初那个十二三岁的自己,幼稚可笑,敏感易冲动,不是被别人挑衅就是在挑衅别人的路上,像只好斗的小公鸡,每天一睁开眼想的就是今天她要怎么对付那些兄弟姐妹?

    现在想来有点好笑,那时候咋就那么可爱呢?想法简单,一点也不知道矫饰,干就完了,赢了满堂彩,输也要输的体面,只要不哭打死不认怂嘴比死鸭子还硬就不丢人。

    不过,比人世间所有人都虚长了几百岁的何青凡现如今已经没心力整这些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丹青斋[萌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乐只为原作者馋鱼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馋鱼灯并收藏我有一座丹青斋[萌宠]最新章节